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> 正文
予你独家宠爱池唯唯言以非小说by北城不夏全文阅读
2020-05-22 20:24:34
予你独家宠爱第10章

那个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小区里面的人,也不是好奇来看的,因为她的目光死死地落在他跟前的池唯唯身上,他挑起一边的眉毛细细打量门外的人,鹅蛋脸的女孩子,因为太过奇怪,他打量得便就更仔细,而女孩子打开的肩膀和姿态很是眼熟,加上那种高傲自信的张扬气质。

他忽然脑光一闪,想起了杨落合照里的人,黑面具?

“黑面具?”言以非喃喃出声。

池唯唯心猛地一跳,“什么?”

他幅度很小地抬一下线条流畅的下巴,示意池唯唯看过去。池唯唯心脏一个收缩瞬间回头,但是看过去却看见的是空荡荡的大门口,那里鬼影都没有一只。

言以非盯着门口若有所思,他看见池唯唯扭头的那一个刹那,那个神似黑面具的女孩子以受惊的模样快速往一边躲去,很明显是在躲着池唯唯。

“你认识黑面具?”言以非收回目光,神色复杂。

一个芭蕾舞蹈演员跟一个游戏著名女主播有什么关系?或许这个女主播已经进入了POK,但跟池唯唯显然八竿子打不着。

池唯唯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,这些话在言以非的口中说出,落在池唯唯的耳里,仿佛充满了试探,她忽然警惕地回答:“不认识。”

言以非低头沉思,似乎想到了什么,再次抬头的时候已经对池唯唯没有了探究的目光,换成了一丝了然,似乎他已经洞察了一切,“我明白了,我尊重每个人的个人选择,我并不歧视你们这个群体。”

“……”池唯唯:“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回去了。”

“???”

躲在门外的何子宜心里狂跳,她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应该看到的东西。队里的人员都比较熟悉了,很多私人情况也都大概知道,据她了解,池唯唯家里不穷,但也不至于有钱到住得起这个小区。

更何况池唯唯根本不住在这个小区,但是她却跟着池唯唯到了这里。

她抬头看着小区低调但明显高端的大门,从小浸淫在上层社会的她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小区的非富即贵,她从树边探出头去打量,刚刚以凌厉目光看过来的男人似乎在躲避什么似的落荒而逃,而池唯唯正站在原地发愣。

这很明显的事情就是,池唯唯被包养了,被一个有钱男人包养,距离有些远,何子宜并没有看清楚男人的长相,但是池唯唯的身影是一眼能认出来的,她抿嘴愤恨。

“呸,不要脸的女人。”

池唯唯被包养的事情在何子宜心里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,只差一个证据便可以让池唯唯良好的声誉一败涂地,从此在教练面前,她才是那个品学兼优的舞者。

“你跟对面CHE的队长言以非有关系?”温稚和忽然扣住池唯唯的手腕,力气不小。

他目光凌厉地盯着她,语气仿佛质问凡人。杨落看着都停下手看戏的其他队员,忍不住站起来,“队长,你别这样,池唯唯是女孩子。”

“闭嘴。”温稚和回头瞪了一眼插话的杨落,对方欲言又止地最后还是扭头愤愤地坐回去。

“钟仪早上看见你和言以非在小区门口附近说话。”温稚和最后还是松开了池唯唯的手腕,但语气的凌厉丝毫不减,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怀疑。

“我不能和他认识?”池唯唯抬起眉眼反问。

“其他队员我不管,但是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,要知道,你们女孩子可是最容易公私不分,感情用事。”温稚和眼睛的视线落在池唯唯的脸上,仿佛上面刻着“恋爱中的女人”几个大字。

“你是怕我比赛上当卧底,故意输给CHE?”池唯唯撇嘴,“你的想法总是这样神奇,队长,请你有证据了再质问我,不然我会觉得你很愚蠢。”

“亲眼看到还不是证据的话,难道要捉奸在床才算证据?”温稚和抱着手臂,眉眼中的嘲讽轻而易见,此话一出,其他人都倒抽一口冷气,实在是说的太难听,更是对着池唯唯当面说的,几乎是没有任何情面可留。

“你有那个本事就捉我的奸,不然不要在我面前逼逼,我终于明白为什么POK总是被CHE的名气压一头,有这样歪风直男癌的队长,真的很难让人欣赏的起来,拜托你把心思都放在练习上吧,针对我一个新人,你有脸?”

池唯唯嚯地站起来,嘴巴像机关枪一样扫射,语速快得几乎让人跟不上,她个子没有温稚和高,但是气势却是不输的,或许是之前顾忌着刚刚来不惹事的态度,很多时候被人怼了都忍气吞声,但是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她从来不觉得她是多软的柿子,任人拿捏,“还有,你既然是队长,你看我不顺眼这么久,跟上级提议把我辞退了吧,把你的好兄弟换回来,我毫无怨言,还能拿辞退补偿。”

“你……”温稚和你了几下说不出话来,若是可以跟上级提议,他早去了,就是因为池唯唯是投资人直接空降的,管理层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但温稚和没觉得自己的质问有任何问题,他的担心是完全有道理的。

“别废话了,来solo,挑你熟悉的英雄。”池唯唯外套一脱扔椅子上,歪着头看他。

若是别人做出这个表情,是很欠揍的,十分挑衅,但是池唯唯无奈在长相柔和,怎么瞪眼撇嘴都像在卖萌,即便脸上有些寒意,也被这群直男们视而不见地忽视掉了。

温稚和也是因为这点总是看池唯唯不顺眼,他认为自己修成了足够的鉴婊能力,而池唯唯就是那一个,一进来就把杨落勾的心都散了。

“行。”

二十分钟过去,在第二场的失败之下,温稚和彻底地黑了脸,英雄都是挑的他熟悉的,一开始他坚持要让池唯唯挑,后来被池唯唯吼了一句:“你废不废话啊?一个大老爷们磨磨叽叽的。”

之后他气得砸鼠标,挑了个他练得最久最熟练,胜率最高的英雄。

相关新闻
定西百姓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