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> 正文
闲妃猛如虎精彩章节试读(非欢凤扶兰)
2020-09-13 10:39:02

主人公是非欢凤扶兰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,小说书名是《》,这里提供非欢凤扶兰小说精彩章节试读。最后一只船离开岸边,非欢坐在船头,百无聊赖的看着水流的方向。

《闲妃猛如虎》精选:

最后一只船离开岸边,非欢坐在船头,百无聊赖的看着水流的方向。

临近肃杀之季,两岸已无绿意。他们顺水而下,大概走十日能到南国王都。

南国水系四通八达,几个城池皆有河流相通,沿岸也有村镇补给,在船上的日子不那么难过但是也没有宅在窝里舒服。总之还要一段很无聊的时间才能到。

船舱里叫声此起彼伏,金彩银宝把她很久以前做的扑克牌拿出来玩,然后很不小心的成了赌博工具,吸引了一群人来玩炸金花。

好在两个婢女深得她真传,完全是狗屎运加上赌圣牌技,不然两个人大概得去卖主还债。

而且扑克牌也确实比较适合赌博,麻将一百六十八颗太多玩一局时间太长赔率又低,只适合老太太们打发时间。

玩骰子难度系数低不够刺激,赌场看看还成,真玩起来输得太快钱包也心疼。

只有扑克牌在时间与金钱的处理上达到了一个相对令人满意的境界,还可以开发不同玩法,简直是娱乐神器。

两侧风景向后推移而去,非欢立在船头,忽然想起当年林黛玉妹妹上京的时候也是坐的船,不过那个慢点。

她还记得新版红楼梦播出时林妹妹在船头一个镜头晃过去,四季萌枝开花叶落飘雪就全有了,特效不错。

一年只用了三秒钟。她穿来的时候只有四五岁,如今已经成了二十一岁的老姑娘,真是恍如隔世。林妹妹上京去探亲,而她是大王来巡山。

对面一只游船无声的赶超上他们,船里响起悠扬的琵琶声。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曲子,她对琵琶的认识只停留在琵琶精和琵琶女的阶段,还没有赏析音乐的素质。

所有好坏评价也只能用“好听”和“不好听”来总结。

不过那个弹琵琶的应该确实弹得不错,她甚至看见有几只鸟落到了游船的檐上,这叫什么?

嗯,百鸟朝凤。如果来一百种鸟,那弹的就是神曲了。想到这里她的脑子冒出了最炫民族风的节奏,动次打次,动次打次……

好吧,不是只有这一个是神曲的。非欢脑门上冒着黑线,那琵琶声忽然断了。

几只鸟展翅扑棱棱飞走,游船里寂静片刻。她觉得索然无趣,转身也要回船舱里去。

那游船上小筑的门推开了一扇:“叨扰了,请问对面船上的郎君,有酒吗?”

非欢愕然回过头去,那声音和和软软带着点山间泉水的清凉。居然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,身形修长,容颜逸美。

穿着式样简单的银色长衣,领袖处都有刺绣滚边。

好精致啊,啧啧……

可是问题来了:“呃,没有。”

她为什么出来没有带酒,真是错失了绝佳的搭讪机会。她为什么不带酒,为什么啊……

她很想说有哎小哥你等会儿我给你拿去,可是估计整个船上找不出一坛酒来,她嫌喝酒违法乱纪,临行前特意禁止带酒了……

“那正好。”

对面少年轻轻颔首:“我家主人猜你们船上行装轻简,所以送几坛新酿的樱桃酒给你们,好打发路上时间。”

炸了,炸了,她想,还有这种好事儿。简直是剧情大反转,可是对面的夫人为啥要送她酒……

对面门里又走出来几个银衣少年,穿戴长相都跟第一个差不多,手里抱着一只酒坛。

非欢的心里“砰”“砰”“砰”连撞三声,居然都那么俊俏,居然那么惊艳,南国的美男子都是量产的么……

“呃,那就多谢……你家夫人美意了。”

她吞着口水,任由两只船靠近,几个俊俏少年把酒坛递到她船上,听到“夫人”二字都垂头不语。

难道她刚才听错了?对方说的是主人不是夫人?

好在几人并未发作,把酒搬过来后就要回船起航,她在身上胡乱摸了几把,最后心疼的把腰间一只荷包掏出来翻了翻,拿出一只金环来。

那是她随身携带的百宝袋,里面装的都是些小巧的金银打造的首饰摆件,樱桃在南国虽不算珍惜水果。

但酿起酒来也算费工费时,一坛要花个十斤樱桃吧,对方送了她五坛酒,那算起来就是一百多两银子……

送一个金环也还算合理,何况她一时找不出别的东西来还礼:“投我以桃报之以李,算是回赠你家主人的一点心意。”

然后她寒酸的把那枚金环递过去,没有包装没有装饰,孤零零的一个显得好萧索……

同她交谈过的少年接过金环:“郎君的心意我会向主人转达。”他饱满的红唇动动,又吐出一句来。

“对了,我家主人说。您若是想找人,须得在襄水城停一停。”

然后几个银衣美少年走回小筑里关上门,那船无声无息驶远了,留下摸不着头脑的非欢。

寻人?

还未到冬季,小筑里却燃着炭火,映的整个屋子暖融融。一只细白的手执起酒杯,啜一口,含一会儿,再啜一口。杯里嫣红色酒液,半天只少了浅浅那么一点儿。

银衣少年走进屋,把一枚东西放在桌子上。“投桃报李。”

“这就是李子么。”裹着白色裘狐披风的男子放下酒杯,看着那枚金灿灿的细环,打造的薄而精巧,映出他深黑带着一点紫的瞳色来,黑色温润,紫色妖异,一双眸子犹如天上星辰闪烁幽深。

只是皮肤白的过于透彻,以至于从骨子里透出一丝丝寒意来。

“只是个普通玩物罢了。”他叹口气:“装饰在我的琵琶上倒是不错,只是又要续根弦了。”

银衣少年把桌边放着的琵琶拿起来,跨过地上那具躺着的女子尸体走了出去。不一会儿两个穿着同样衣服的人过来,把地上的尸体拖了出去。江上水流湍急,淹死个人真是太容易。

那女子双目圆睁,眼球微凸,一双手上满是伤痕。她弹了一辈子琵琶,大概没想到自己最后被琵琶害死了。

劲间一根细弦深陷在皮肤里,带出青紫色的可怖痕迹。“噗”地一声,满含怨恨的沉进水底。

‘啪\\’一声,非欢把密信拍到桌子上,头痛的扶着脑袋。她的通信部门不知道怎么废了,最近传来传去的都是些没用的信息。

比如北国宫室里皇后突然大龄怀孕皇帝猝然中风,南国皇帝携后去山上祭天,去的好像就是凤扶兰出过家的那个山,他们有八百年没出过门搞大型活动了。

大漠里的阿吉拉公主,就是想招小冰当驸马的那个,比武招婿找了个丈夫,而且接管大漠军权了,大漠的王君大概很喜欢这个女婿,叉叉。

门里的信鸽最近很亢奋,传信频率非常高,算起来简直就是十天往返一次总部和各地,她翻着那些密密麻麻的书信,没有关于凤氏那两个王爷的,至少赵小王爷还没到南国王都,凤扶兰也依旧不知死活。

她把一张“襄水城出现失踪人口”的八卦信揉成一团,人家风尘女子赎身了被富翁娶回家管你们啥事,屁事也要上报。

想想觉得不对又赶紧蹲下身在地上捡回那个纸团,仔细抚平吹吹灰尘,那张纸上左下角写着一行隽秀小字:“你要找的人在襄水城。”

她惊讶的张大嘴,那行字笔迹清晰,和上面报告消息用的不是一种字体,墨痕还很新,是后来添上的。

有人和她说过这句话,就在那日的船上。“你若是想要寻人,须得在襄水城停一停。”

那句话是说给她听的,这句话也是写给她看的。她并没有在找什么人,唯一关心去向的只有一个生死不明的凤扶兰。

对方知道她在找凤扶兰,所以特意告诉她,他在那里。

背后似乎有一只无形的眼睛在盯着她,像老鹰盯着自己的猎物。然而对方并不急着出手,他还在等待。

来这里,来这里。

无形的网张开,网中间坐镇的蜘蛛勾动细爪。火光里执杯的手修长细致,酒汁醇厚,男子唇畔含有笑意。

手下是一张女子画像,荔红锦衣葱绿绣鞋妆容浓艳,只在眼睛里透出几分狡黠。本该写着名字的一栏却是空白。这就算认识了,他轻轻伸出酒杯,仿佛同空气里的人碰杯致敬。

一杯叹息,为同不相好,以后没机会对盏醉月,共醉春秋。

二杯遗憾,有缘不识早。白白同那人牵扯到一起,要做刀下亡人。

三杯哀思,只当敬那如花亡魂吧。繁华世间,女儿沦为花下尘,男儿死做刀下鬼,滚滚红尘逝,总是伤痛在身。

表兄,重逢甚是期盼呢。

“殿下。”耳边有人一声呼:“莫称我为殿下。”

“唤我衍,便好。”


培训机构管理软件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

相关新闻
科德百姓网